热门: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奢品 > T台秀场 > 有一种红,叫华伦天奴:2019早春系列-Valentino首次在东京办秀!

有一种红,叫华伦天奴:2019早春系列-Valentino首次在东京办秀!

ValentinoGaravani,1932年出生于意大利伦巴第,17岁去了巴黎,就读于巴黎服装工会学校(ecole de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couture parisienne),之后从事服装设计工作,60年代初回到罗马,创立了第一家工作室,1960年在罗马成立了瓦伦蒂诺公司,1962年在皮济广场上发表了令人难忘的发声之作,之后声名鹊起,成为了一代时尚君王:华伦天奴。

说起Valentino Garavani,当然想到他家宫廷复古意味浓厚的美死人不偿命的衣服,他那血浓于水的同性爱人Giancarlo Giammetti。

一个任性傲娇的设计天才,一个包容内敛的商业奇才,注定造就一段属于同性界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仙履奇缘……

额……这样描述俩老头显得我好恶心的样子。

但Valentino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,自1959年的以一条华伦天奴红裙子问世以来,“华伦天奴红”就驰骋了整个时尚界。正如他在退休礼上说:“红,是一种妖媚的色彩,代表了生命、血、死亡。热情和爱,是哀伤和忧郁的最佳药物,也是我设计的衣服系列中最为畅销的颜色。”

红,可以让一个女人“一踏进房间,就能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”。

华伦天奴红驰骋时尚帝国几十年,轰高了无数女星的气质和逼格。可惜的是,华老爷子退休了,华伦天奴的全球高定用户也只剩下区区数千人。在新时尚快时尚的冲击下,华美的时尚帝国也面领着瓦解的挑战。

华老爷子本人是社交“名流”,他的衣服是给“漂亮的有钱人”设计的。曾经毫不掩饰的说:“我就是专为有钱人做衣服的人。”

这……

作为一个土人,我并不喜欢他的价值观,但我欣赏他的作品。你们懂的,设计圈的gay都是怪怪的啦,周围几个朋友都是如此,但正是因为这种“怪”,才让作品惊世骇俗与众不同。

whatever,于我们而言,能欣赏就是好的。然后能搞上一件穿穿就是极好的。

先来个大合影。

华伦天奴红是很有讲究的,大家看到的那抹纯正的姨妈红,是是罂粟花纯正热烈的红,这份红,包括0%的蓝,100%的红,100%的黄和10%的黑。这,就是Valentino的红...

PART.01

Valentino罂粟红

Valentino经典红裙造型

随着1962年在佛罗伦萨的Pitti Palace上发表了难忘的经典之作,Valentino Garavani从此之后便声名鹊起,仅仅过了三年,便被《Women’s Wear Daily》誉为“罗马最富明星色彩的设计师”,1967年又荣获当时等同于时尚界奥斯卡的“雷门马可斯奖”,证明了其无与伦比的天赋才能。

年轻的Valentino Garavani

自1959年的以一条华伦天奴红裙子问世以来,"Valentino Red"就驰骋了整个时尚界。Valentino先生曾亲自解释说,那是罂粟花纯正热烈的红。罂粟花也是他非常喜欢的一个设计元素。

2007年9月,Valentino Garavani 正式宣告退休。2008年1月的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上,他献上了自己最后的告别秀,数十名模特身着品牌标志性的红色长裙一同亮相,向这位从业45年的“末代王尊”致敬。

令人热爱成瘾的罂粟红,正如Valentino Garavani在退休大秀上对它的表白 :“红,是一种妖媚的色彩,代表了生命、血、死亡。热情和爱,是哀伤和忧郁的最佳药物,也是我设计的衣服系列中最为畅销的颜色”。

有一种红,覆盖着全球100余个国家,

出现在1298间独立专卖店中,支撑着15亿欧元年营业额的时尚帝国;

这份红,是罂粟花纯正热烈的红,

这份红,

包括0%的蓝,100%的红,100%的黄和10%的黑。

这,就是Valentino的红!

 
城堡主人

ChateaudeWideville,这座路易十三时期建造的城堡,拥有8间卧房—他在哪间熟睡呢?在这离巴黎市区30分钟车程的郊外,一切都是静悄悄的,只有10个工人像蜜蜂那样忙碌着。跟随在Valentino身边,伴他四处旅行的法国厨师(Valentino曾经说:“他如果离开我会哭的!”),正从一个小型货车里卸下装满新鲜蔬菜、水果的柳条筐。“没有人曾经看到过城堡的这一面。”Valentino任用十年、万分信赖的管家MichealKelly,带领客人们走进房间。他还管理着这位设计师的其他四个住所。门口摆放着棕色的马靴和绿色的雨靴,像卫士一样整齐:“都是为客人们准备的。”这时候,一名女仆在一间比世界上任何Valentino旗舰店都要大得多的房间里熨烫衣服。

 
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。

22年前,Valentino买下Wideville,然后用五年时间把这里的房间和花园整修一新。他到底在这上头花了多少钱?Valentino对此一直讳莫如深。这里的“前院”好像一条八道宽的绿色高速公路,后面则种着成片成片的灌木。外间的树上,垂下了长长的青苔绳;室内,是镶金的镜框、光滑的丝绒,中国陶瓷花瓶摆满房间的各个台面。

像往常一样,Valentino在上午10点30分左右醒来,然后把头发用吹风整理好(他号称“只用几分钟”就能自己把发型搞定)。Monty、Milton、Maude、Molly和Margot,他心爱的五条拳师犬,紧紧跟随着自己的主人——当然,它们每天早上也要做好美容,由专门的“狗管家”为它们刷牙、洗脸,照料好它们的皮毛,以便让挑剔的、完美主义至上的主人抚摸时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因此,当他登场时,一切都完美无缺!75岁的Valentino神采奕奕得让人吃惊。灯芯绒马裤、斜纹软呢夹克让他显得身形苗条,后背挺拔;金色的头发和飞行员墨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焦糖色的马靴完美地搭配着他的肤色。

 

小伙子Valentino

难以置信的是,多年以来都处于时尚顶峰位置的Valentino,却曾经因为贪恋阳光而被解雇。那是在1957年,他在著名的高级时装屋JeanDerres做设计助理时,到Saint-Tropez去休假,但因为贪恋阳光,“我回去(巴黎)稍稍晚了一点。”Valentino坐在画室里的丝绒椅子上,轻描淡写地回忆着自己的失业经历:“他们说:Valentino,我们很喜欢你,但是……”

不过他生命中的阳光并没就此消失。12个小时后,GuyLaroche高级订制屋就与这位意大利小伙子签了约,他得到了新的工作。从那时候起,Valentino好像就成为了一位美好生活的掌控之王。不过,自从1959年Valentino专卖店在罗马开张那一天起,他就忙得不可开交,从高级订制、成衣到配饰,倾尽心力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Valentino的想象力简直单一,他不能想象自己不做设计师还能做什么:“我在时装屋工作的时候,就是一个工作狂,我喜欢那样的状态。”他在空气中做绘图手势—“完全停不下来。”在意大利的Voghera度过了热血沸腾的青年时光之后(在那里,他妈妈愤怒地拒绝了他要一件订制世界品牌实验室

毛衫的要求),他开始集中天分,把女人打扮成世界上最诱人的礼物。除此之外,“他的注意力从来都在时装,或者他的家、他的花、他的狗和他的朋友们身上打转。”Giammetti说。

谈到高级时装,他马上就能变成一个小男生!无论是1959年的第一套红色礼服裙,1968年的白色礼服裙,还是今年KateWinslet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穿的那件薄荷色长袍,Valentino的目标都是:让女人Pop起来!他对穿戴简单的女人一点耐心也没有:“当她们出现在party上,我就当她们不存在。”

“我喜欢女人装饰一新的裙子。”他申明,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Valentino在90年代宣告“憎恶、憎恶!”无彩色黑压压蔓延着的极简主义;Grunge是另一类他讨厌的东西,他骂她们是:“袋子女人!”并且,想让他给Topshop、H&M设计衣服,简直是绝无可能:“不不不。”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JacquelinedeRibes,上世纪50年代曾经在巴黎玩过一段时装设计的法国女伯爵,曾经雇佣过这个意大利小伙子给自己画效果图:“Valentino觉得我的设计太刻板了,”她回忆道:“他会说:‘噢,但是,女爵,我们可以在这加朵花,或者这里加个蝴蝶结,或者加条荷叶边!”我对他说:“不!”最近我在一个晚宴中遇到他,他说:“Jacqueline,让我们面对现实吧,我的蝴蝶结、荷叶边,让我出人头地了!

Valentino 2019早秋系列

11月27日晚发布的Valentino 2019早秋系列中,Pierpaolo Piccioli 将让人如痴如醉的"Valentino Red"首次带到了日本东京,这也是 Valentino 自从80年代以来,首次选在日本东京办秀

 
TAG:★★★ 友情提示:点击图片可进入下一页 ★★★
收藏】【 复制给好友扩展阅读:

TOP最热时尚推荐